「你還敢講!為什麼咪咪會變成邱曉玲,你一定知道為什麼吧!」現在說起來有點像馬後炮,不過打從咪咪歷劫歸來的那一天,我就覺得她很不對勁。

 

「咪咪……咪咪……」大枝像中了邪似的自顧自的往前走,我們幾個拉他不住,只好跟著他一起向前。

 

大枝漫無目標的到處亂走,我們也只能亦步亦趨的跟隨,索幸那群沒腦的惡鬼,只是不停使勁拍打遠處的安全門,對我們的行動絲毫未聞。

 

此時的大枝,注意到上次我們看過的那口斑駁大井,大井上飄浮著某種物體,一見那物體,大枝拔腿就往那大井跑去。

 

他跑的是輕鬆自在,但可就苦了跟在他身後的我們,一邊要顧著不能引起鬼群們的注意,一邊還要看著大枝,免得他作出什麼詭怪奇譎的舉動。

 

大枝在那口井前停下腳步,接著伸出他顫抖的右手,緩緩的觸摸那飄浮在井上的物體。

 

「不要亂摸。」我趕到大枝身旁,也看向那個物體。

 

不顧我的勸阻,只在一眨眼的時間,大枝便把那物體整個從水中拾起,且仔細端詳那個東西。

 

大枝的觀看動作持續了很久,其餘的人皆不明白他到底在作何事,我正準備去看看那東西到底是什麼寶貝時,那寶貝就從大枝的手中滑落…….

 

是一個圓形的球物……

 

咪咪的腦袋……

 

眼見這一幕,我們幾個全都摀住自己的嘴巴,避免叫出聲音,但這個時候,看起來有些潦倒的大枝,突然從喉際之間,併出巨烈的聲音:「啊!你騙我!」

 

「你想死啊!」阿肥連忙摀住大枝的嘴巴,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那些鬼怪們並不是沒有長耳朵,聽到大枝的聲音,他們迅速的回過頭凝視著我們。

 

大枝仍在發狂叫著,我們幾個卻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盡力抓住他,那些鬼怪也已經開始行動,朝著我們嘶牙裂嘴的狂奔而來。

 

「逃!」我說出一慣的策略。

 

「親愛的,人家要把第一次獻給你。」正想要往後跑,卻見邱曉玲這個天殺的王八蛋,正在我們後頭拿著手術刀衝過來,這一刻,我渾身發軟,真的無計可施了。

 

無數個絕望的念頭在我腦中浮現,惡鬼的低嗚嘶吼聲,招乎我和他們作伴,邱曉玲的穢聲穢像是地獄使者的呢喃,我輕輕的閉上眼睛,感覺死亡離我很近。

 

「不行,我不能輸。」我努力控制自己逐漸散去的理智與勇氣,想起家裡還有等著我的老媽,以及還有尚未和小婷解開的誤會,好不容易終於冷靜了下來。

 

心沉靜了下來,既然前門是虎後門是狼,我便改往左右兩處查看,忽然看見有隻手在遠處和我們揮舞著,似乎是要我們逃到那邊去。

 

看著那隻憑空生出的手,我心中不免懷疑那會不會是另一個陷阱,幸好為了必免這種情形的發生我已經作好了準備,剛才我補塗小強見鬼液時,只塗了右眼。

 

現在我閉上右眼,看見那隻手並未消失,雖然就這樣冒然過去還是有一定的風險,不過現在那是唯一的活路,只能背水一戰。

 

「親愛的,給我你的愛!」邱曉玲在我的兩公尺之外喊著,爛頭裂嘴口吐穢物的模樣讓我作嘔非常。

 

其他人也被她噁心的模樣給震攝住,我趕緊催促:「還不快跑。」然後拔腿就往那隻手的方向狂奔而去。

 

這裡因為太過黑暗,一直到相當接近那隻手時,我才知道原來那隻手的主人是躲在一間廁所裡。

 

不過管他躲在哪裡,我想都沒想就跑了去,其餘的人也跟了上來,我回頭看去,那些鬼見我們接近廁所便停下腳步,正當我覺得奇怪之時,忽然聽見邱易明的尖叫聲。

 

「啊!痛死我啦!」邱易明不停的叫著,他的腳邊正站著之前看過的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的嘴中不停的念著:「剪不斷……剪不斷……」並用他手上的剪刀,往

邱易明的腳慢慢的剪著。

 

小男孩拿著把非常純的剪刀,慢條絲理在邱易明的腳上剪來剪去,邱易明的血流了滿地,但那把剪刀實在太純,僅能緩緩的陷入他的腳筋之中,可憐的他痛的仆倒在地,不住抽搐。

 

邱易明慘叫的聲音如雷貫耳,小男孩不動聲色地帶著微笑繼續剪著,口裡邊念著:「剪不斷……好難剪……爛腳……

 

不要以為邱易明是個笨蛋,怎麼不一腳把小男孩踢開,這他老早就試過,無奈他的身體卻碰不到小男孩一絲一毫,只能傻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腳,漸漸和身體分家。

 

我們也想去幫他,不過卻也碰不著小男孩,四周的鬼魂們則像看好戲似的盯著我們猛瞧。

 

「救我啊!」邱易明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跟我們求救,不過我們卻毫無辦法。

 

這時,從廁所內傳來一個聲音:「沒有用的,鬼是一種很詭譎的東西,他可以讓你看見祂,也可以讓你看不見祂,祂可以讓你碰到祂,也可以讓你碰不到祂,全看修為而定。」

 

他的話對讓邱易明更加絕望,邱易明的腳終於被小男孩給剪斷,期間他不曉得暈倒了幾次,又痛醒了幾次,但可怕的事還在後頭。

 

小男孩頑皮的把邱易明的腳往旁邊一丟,下一個目標是邱易明雙腿間的條狀物。

 

「不要……不要啊……」邱易明的褲子溼了好大片,尿水和著血水,尿騷味加上血腥味,讓我們吐了一地。

 

就在小男孩要幫邱易明閹割的前一刻,小男孩的頭忽然被一根球棒給打爆,小男孩的身體筆直躺了下去。

 

我看著那根球棒的主人,原來正是那個年輕的管理員鬼,打死一隻鬼的他,看著男孩逐漸消失的身體,淚流滿面的說:「弟弟,我終於幫你解脫了。我對不起你,下輩子希望你能順利的長大成人。」

 

他的話讓我一頭霧水,還等不及我多去思考,管理員鬼已經走回廁所,我急忙跟其他人一起也把邱易明拖了進去。

 

 

廁所內。

 

神態疲憊的管理員鬼一看到我們進來說:「你們終於來了。」

 

「嗯。」我點點頭,脫下衣服放在邱易明的傷口幫他止血。

 

「這間廁所有我佈下的結界,鬼是進不來的。你們一定很好奇我為什麼要到這間鬼公寓。」管理員鬼看到我們沒反應又繼續說。

 

「一年前我認識了一個女孩,她帶我來到這間鬼寓,最後我跟你們一樣也被嚇個半死,眼睛還被那個人放入了怪東西。連跟我一起來的弟弟和妹妹也被困在這裡,剛才我終於殺了他,讓他能夠順利投胎。」

 

「喔?」我仍是滿肚子疑問。

 

「這些日子我一直被這裡的鬼怪糾纏,並用我這隻球棒修理過幾隻鬼,不過效用好像不大。」管理員自嘲似的笑了笑。

 

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何邱曉玲會對這管理員有幾分畏忌,原來是她曾被他修理過。

 

「那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換大枝問。

 

「我們現在除了要想辦法逃離這裡之外,還要想辦法找出幕後的黑手,否則就算逃走了,還是一輩子不能安寧。」可能不是鬼的管理員道。

 

「幕後的黑手?」大枝又問。

 

「其實我也不太確定,反正這整件事實在太奇怪了,我根本不知道答案,只覺得冥冥之中有個人在操控著這一切,我們就像他的一粒棋子,任由他玩弄。」管理員嘆了口氣坐到地板上。

 

邱易明的血終於止住,我從廁所的窗戶往外邊看去,發覺大部份的鬼魂們都已散去,但邱曉玲仍是虎視單單的看著這裡。

 

一不小心我被她看見,只見她張大她破爛的嘴,興奮的看著我大叫:「親愛的,快出來嘛,人家要給你一個愛的抱抱。」

 

「抱你個大西瓜啦!」我跟她比了個中指,趕緊把頭縮頭回來,實在不敢想像若是被她抓到會有什麼淒慘的下場。

 

「死定了……我們真的像碟仙一樣所說的……全都死定了!」邱易明的恍忽間,吐出這句話。

 

我急急忙忙的摀住他的嘴,語態凝重的告訴大家:「管理員說的沒錯,確實有個幕後黑手。」

 

「你怎麼知道?」大家一同追問。

 

「因為那個人就在我們之中。」我頓了頓對大枝問:「你好像早就已經知道咪咪是邱曉玲,你要不要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原本臉色就相當差勁的大枝,聽到我這句話,臉整個沉了下來,閉上眼睛好像在想什麼,好一會兒才說:「在她回來的第一個晚上我就已經知道她的真面目,但她威脅我不准講出去,還說只要帶你們來,她就會把咪咪還給我……

 

「所以說,你是帶我們來送死的囉?」我面無表情的瞪著他。

 

大枝低著頭,說:「對不起,我只是想救她而已,她就是我的一切呀……

 

「你太可惡!」我嘆了口氣又說:「算了,反正本來就要來的。就當我沒你這個朋友吧。」

 

說完這句話,我就沒有再多責備他,廁所內一片寧靜,我們誰也沒再多說什麼。

 

過了好一陣子,手持球棒的管理員,像想到什麼似的交代大家:「我們這個結界是由一張符所構成,貼在那間便所裡,千萬不要把那張符撕下來,要記得,符在人在,符亡人亡!」

 

「你不早說!」阿肥像被電到似的叫了一聲:「我剛才上大號沒衛生紙,就把符拿來擦屁股了!」

 

「什麼!」管理員聽阿肥這麼說,不可置信的往外頭察看,發現包括邱曉玲、鬼婆婆在內,為數十多的鬼魂們已經逼進廁所,這次來的鬼雖然不多,但想致我們於死地卻綽綽有餘。

 

「怎麼辦!」我看著管理員手上的球棒,說:「用球棒打死他們!」

 

「不行,太多隻了,快逃!」管理員第一個拔腿就跑,我們扶著邱易明也隨之跟上。

 

「把他丟下吧,不然逃不走的!」管理員邊跑邊回頭指著邱易明。

 

「不行!他是我們的同伴。」阿肥很有義氣的抓緊邱易明,繼續跑。

 

緊接著下一瞬間,我們一起聽到了一個聲音:「拔不開……拔不開……

 

「又要拔什麼啦!」我試著尋找聲音的來源,最後在邱易明的頭上看到一個坐在她肩頭的小妹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豪爽 的頭像
豪爽

豪爽大力推薦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