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隊不簡單喔!是場硬仗。」雲新說的沒錯,這場我們打到十八比十六才取得勝利,而且也把阿德的體力消耗到快完了,光是他一個人就包辦了十七分,看來他是真的想為我和雲新保留體力。

「等一下…....靠你們了….。」聽他說話的聲音,似乎是真的快沒力氣了。

【體育組報告!休息十分鐘後進行籃球冠亞軍決賽!請校內同學能踴躍到場幫比賽同學加油。】

「好好打阿,不要讓我們班丟臉了!」

原來班花玉婷跟她的好姊妹松芬也到場幫我們加油打氣,玉婷雖然不太參與學校的活動,但在這關鍵的時刻還是適時地出現!而她的姊妹松芬平常更是不見人影,對她的印像只有超乎常人的怕冷,連現在三十幾度的大熱天還是要穿個外套,實在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松小姐你不熱嗎?」看著她的外套,我剛去沖水洗掉的汗又全都冒了出來!

「不會阿!今天溫度剛剛好耶。」

接著她又說:「剛才好像有個蠻漂亮的女生在找你耶,想不到你也會有球迷,哈!」

「她跑那去了?應該是我補習班的同學!」我緊張的問道。

「我不知道,我跟她說不知道你在那裡,她就說要自己去找你。」

這小妮子人還不錯,要不是她告訴我,我還不知道靚芸已經來了,我還是自己到處找找吧!

『體育組報告,【打的你滿地找狗牙】隊與【搶別人馬子我最愛】隊的比賽即將開始,請兩隊球員到指定比賽地點集合。』

「沒用的花瓶!還不走,東張西望的想找地方繞跑是不是!」

狗男的一句話頓時讓我怒火攻心,一時之間也忘了要去找靚芸,只是跟著人潮走到了比賽場地。

「輸贏就看這場了!輸了比賽不要緊,但是對手是狗男隊,輸了面子可就不行了!」

一上場,阿德就馬上說話提振士氣,不過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的體力只回復了一些。

【第八屆校園盃總冠軍賽決賽球員預備。】嗶!嗶!隨著哨音響起,關乎面子比賽也隨之開始。

首先持球的我,在拿到球後立刻傳給雲新,防守他的是個一百八十八公分的巨猩喬揚,比雲新的一百七十三公分足足高了十五公分,看來雲新不用點運球技巧是不行了。。

一個右手運到左手的基本運動加上跨下來回運球,似乎完全騙不了這隻像座山的喬揚,此時雲新看到阿德的暗號把球傳了出去,阿德拿到球後立刻起身一個中距離跳投,【~呼~】球像投入籃眶肚中似的,應聲入網漂亮的得到第一分。

這時啦啦隊的隊長玉婷和松芬也爆出驚人的尖叫式加油聲:「資三忠好棒!」「資三忠得第一!」

得分後的阿德還向對方比了一個只有中指沒有伸出來的手勢,狗隊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了一個中指,不管是場上的球員爾或是場下的啦啦隊,雙方你來我往火藥味越來越濃。

一臉怒意的狗男在接到球後,馬上一個飛身禁區挑籃,【帕~啦】擦板得分,拿到第一分的他還忘情的指了指我道:「你會不會防守阿?跟你打就像跟國小生打一樣!吃你就像吃飯!」

「呵哼!」我是冷哼了一聲沒有回話。

之後阿德和狗男又分別得了二分,雙方三比三戰成了平手,不過此時主力阿德卻對我們說:「我已經快沒體力,要把剩下的力氣都用來防守,等等得分就只能靠你跟雲新了。」

我和雲新默默的點頭回應,腦中同時浮起這一戰難打了的念頭。

狗男在看到我接到傳球後立刻進行貼身防守,而原來防守阿德的屁精也了衝過來,似乎是聽到了阿德已經沒體力的消息而放棄對他的防守。

一陣混亂之中我倉促的起身跳投,此時在我後方的喬揚,冷不防的起跳給我一個大號的火鍋使我跌倒在地,狗男也得理不饒人的道:「就憑你也想投球?想笑死我嗎?」

「嗶!防守方犯規!」幸好還是我們的球,還有進攻的機會。

拿到球後馬上向雲新使了個眼色,把球傳出,接到球的雲新一個向後一跨步退到三分線外,拔地而起,手臂由彎曲直,指尖直指籃眶【唰】一個清脆的響聲為我們得到第五分。

【五比三,目前由【打的你滿地找狗牙隊】領先,再得一分即得冠軍。】聽到這個消息後的我們臉上浮出了笑意,不過馬上又回復了防守姿態,不到最後一刻決不能鬆懈。

就在屁精把球傳給喬揚的同時,雲新突然從後方竄出,一個漂亮的抄捷把在烈日下的敵人臉都嚇的慘白。

抄到球後的雲新不給敵人半點喘息的機會,馬上一個背後傳球交到我手上,狗男見狀馬上又貼了上來,我一個小跨步後佯左切右轉身閃過了狗男嚴密的防守,起身跳投,這時見到大勢已去的狗男突然一個巴掌打在我的左眼,一陣劇痛讓我停止了動作。

「你會不會打球阿!」「死沒品!」「你打人還打球!」場外傳出了陣陣對他的譴責聲,不過這些聲音對我眼睛的傷並沒有任何的幫助,鮮紅的血從臉皮直流,眼睛也疼痛欲裂。

「同學,你還可以打嗎?不行的話請換替補球員上場!」

正當我打算跟情聖交替時,狗男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用猙獰的臉看著我挑釁地冷笑著直搖頭,一時之間他和茹甜在我面前牽手的模樣,他對我的冷嘲熱諷,女朋友被搶走的懊惱感,他對我作過種種的羞辱全都清晰的浮現在腦海中,士可殺,不可辱,他在我心裡留下的恥辱遠比眼上的傷要痛多了!

今天此戰非由我親自獲勝不可!

「我當然還可以打!我看不見一樣可以打!瞎了我也照打」把血暫時止住後,為了讓裁判知道我還能上場,就放聲對他吼叫。

此時場下一陣熱烈的掌聲英雄式的歡迎我重新回到場上。

「你真的還可以嗎?我看的出來你已經不行了!不要硬撐。」

「雲新,還是你了解我,等一下我把球傳給你,你接到球後馬上出手,再拖下去我恐怕要痛到倒下了!」

嗶!嗶!比賽再度開始!

雲新在順利的接到傳球時,奮力一跳,瞄準籃眶,此時狗男像早有準備似的,從後方硬生生的用膝蓋給了雲新背部一個重擊,【喀蚩】一陣骨頭斷裂的清脆響聲打斷了一個看似必中的射球。

就在此時,班上同學紛紛暴跳如雷的衝到場上抓著狗男,準備來一陣毒打,不過教官也立刻到場上來用廣播器大聲的說:「想被退學就動手阿!」

我和阿德連忙勸阻道:「我們來就好,球場上的事球場解決!」說完後馬上往雲新躺的所在點快步跑去,躺在場上的雲新,背部不住的出血,把球場染成了一片血紅,這片血紅看在我眼中更是刺眼。

「好像是脊椎斷裂,必需要馬上送醫,否則有生命危險」場邊的醫護人員看了他的傷勢後即刻打了一一九叫救護車。

我看著我的好兄弟雲新,竟然為了幫我贏球還有生命危險,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要是再不忍住就要奪眶而出了。

「雲新,我的好兄弟,你要撐下去,沒事的,這點小傷一下就好了。」任誰都看的出來我在說謊,看著滿地的血和雲新扭曲的臉,實在不難想像傷勢的嚴重。

「兄……..弟,對….起,我…….。」這幾個字他用著抖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來,雖然最後的幾個字很小聲,但我卻清楚的聽到是【我、想、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豪爽 的頭像
豪爽

豪爽大力推薦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