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Instagram Follow on Instagram

目前分類:創作小說-四十四樓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還敢講!為什麼咪咪會變成邱曉玲,你一定知道為什麼吧!」現在說起來有點像馬後炮,不過打從咪咪歷劫歸來的那一天,我就覺得她很不對勁。

 

「咪咪……咪咪……」大枝像中了邪似的自顧自的往前走,我們幾個拉他不住,只好跟著他一起向前。

 

大枝漫無目標的到處亂走,我們也只能亦步亦趨的跟隨,索幸那群沒腦的惡鬼,只是不停使勁拍打遠處的安全門,對我們的行動絲毫未聞。

 

此時的大枝,注意到上次我們看過的那口斑駁大井,大井上飄浮著某種物體,一見那物體,大枝拔腿就往那大井跑去。

 

他跑的是輕鬆自在,但可就苦了跟在他身後的我們,一邊要顧著不能引起鬼群們的注意,一邊還要看著大枝,免得他作出什麼詭怪奇譎的舉動。

 

大枝在那口井前停下腳步,接著伸出他顫抖的右手,緩緩的觸摸那飄浮在井上的物體。

 

「不要亂摸。」我趕到大枝身旁,也看向那個物體。

 

不顧我的勸阻,只在一眨眼的時間,大枝便把那物體整個從水中拾起,且仔細端詳那個東西。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害你?我哪有害你?」我連忙解釋,這幾天我翻透了腦袋,還是找不到有對不起她的地方。

 

「還想裝……你和大枝都是共犯……」小婷的聲音穿透我的耳膜,在腦袋裡嗡嗡作響。

 

我沒有裝呀!我非常的喜歡妳,我從來沒有那麼喜歡過一個人,你要相信我呀。」說到激動之處,我已淚流滿面。

 

這個時候,我聽見身旁傳來物品重擊的聲音,原來是大枝跪倒在地:「小翔,我不想再瞞你了。」

 

「你有什麼瞞著我!」我心急的看著大枝。

 

大枝閉上眼睛,眼皮輕輕顫動好像在回想什麼,好一會兒他才說:「那一天,就是小婷被殺的那一天,站在最前頭第一個把小婷推倒的人就是你。」

 

「我!誰啊!」我不可置信的大叫。

 

「對不起,直到現在我才告訴你,但身為你的好朋友,我實在不敢把這樣殘酷的事實告訴你。你的眼睛那時候已經發黑,而且就像喪失人性一樣,不管我怎麼叫你,你都不理。」大枝說。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

 

昨天我睡了一個從鬼寓歸來後的第一個好覺,諷刺的是今天又要到那個令我頭疼的地方。

 

晚上九點多,大家很準時的到我宿舍裡集合,大家仍是談笑著,一點都沒有要往地獄走的感覺,我覺得這樣很好,至少能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走吧。」我站起身對大家說。

 

「你確定要去嗎?」邱易明的臉瞬間垮了下來,他還是很怕。

 

「廢話,不然我們大家來幹麻?」大枝拍拍邱易明的背:「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爭氣點!」

 

「嗯。」邱易勉為其難的點點頭,也和大夥同時起身。

 

這時,我拿出手上可供見鬼三小時的小強水,說:「大家都塗在眼皮上吧,雖然很臭,不過卻很有用!」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謎團

 

才一到大枝房間門口,就聽見他與邱易明的劇烈爭吵聲,另外我還注意到他們的房門口有著一些細微的黑色粉末。

 

「你說你下禮拜就要到國外避難是怎麼樣?有沒有義氣啊!」大枝破口大罵。

 

「義氣是什麼,能當飯吃?現在小婷已經到處在抓人,不見一個胖妹,下一個不見的搞不好就是我!」邱易明也回嘴。

 

「少囉唆,反正你不准出國!」大枝說。

 

「哼!我看最希望出外逃難的人是你吧,你這個見死不救的傢伙。」邱易明語帶諷刺。

 

「什麼見死不救,對方那麼多人,我哪能救什麼。而且那些人的眼睛很奇怪,整個都是黑的,我一看到他們就全身不能動彈。現在想起來,還是怕到不行。」大枝的語氣有些惶恐。

 

「什麼全黑,我看你是活見鬼了!」邱易明大罵。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電梯緩緩上升,我的心也跟著七上八下,裡頭的溫度又比剛才下降許多,忽然間我的頭傳來一陣劇痛,站在最後頭照鏡子的胖妹大叫了一聲。

 

「啊!有鬼!」胖妹指著鏡子,瞪大雙眼。

 

眾人一齊回頭,往那鏡子瞧了瞧,哪有什麼鬼?

 

「你說錯了……」一向嘴壞的邱易明,捏捏胖妹的臉:「你是看到豬才對!」

 

胖妹不顧大家的嘲笑,沉著張臉說:「我剛看到裡面的人不是我。」

 

「那是誰?蔡依凌嗎?」邱易明大笑,卻沒發現阿肥已經握著拳頭準備揍他。

 

「是一個我沒看過的女生,長的很漂亮。」胖妹說話的雙唇還不停發顫,好像真有其事。

 

「我看你是想變漂亮想……」邱易明的話說到一半,嘴上就挨了阿肥一拳,不敢再多話。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進到裡頭,有不少打扮上流的人穿梭其中,再往前走我們先看到管理員櫃台,當班的是一個長相帥氣的年輕管理員,還戴著個墨鏡,在室內還戴墨鏡,肯定是頭殼裝屎。

 

說實在的,那個管理員的年紀看起來也才二十歲左右,實在是沒理由會來當一個大樓管理員,不過人各有志我也管不了那麼多。

 

「是你!」原本坐在位子上看電視的管理員看到小婷走近,忽然對她大叫。

 

「嗯。」小婷冷冷的點頭。

 

「到底在哪裡!」管理員瞬速站起身一張臉變的慘白。

 

小婷沉默不語,其他人則是聽的一頭霧水。

 

「快說啊!」管理員大吼,雖然他戴著墨鏡,卻彷彿可以看到他的眼中噴出火來。

 

「不知道。」小婷白了她一眼,轉頭不再看他。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了小翔,我們來台北玩,每個人都帶大包小包,你怎麼只帶一個紅色腰包?不要跟我說你那是小叮噹的四次元口袋。」外號爆料神人的邱易明指著我的紅色腰包。

 

我聳了聳肩,無奈的說:「被我媽逼著帶的,聽說叫什麼『難避邪逢兇化吉保命平安小小紅包包』」。

 

「靠!驅什麼邪保什麼安啊!」邱易明笨蛋一樣的笑著。

 

「可別小看這個包包唷。」我像東森購物頻道的購物專家,從小紅包裡拿出一瓶裝著黑色液體的瓶子說:「這一瓶是小強的眼淚,只要塗在眼皮上,就可以看到鬼唷!來,你試看看。」

 

不顧別人用在看喜憨兒的表情盯著我,打開瓶子,從裡頭傳出一陣濃郁的臭味,那味道比腐敗的魚肉更加噁心,我沾了一點就要往邱易明的眼皮上塗去。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不知道在哪部片上聽過一句話,人的一生中都有一個月會特別衰,如果運氣好「那個月」你一直待在家裡,可能會相安無事,但卻可能會有剎車失靈的汽車撞到你家,或是突如其來的大地震,送你直達蘇州去賣鹹鴨蛋。

 

雖然我並不怎麼相信電影上說的鬼話,但如果真有那回事,我想絕對是九月。

 

九月,家中。

 

「媽,我等一下要跟同學去台北玩,明天才回來。」我對正在看美食節目的老媽說。

 

「不淮!」老媽眼睛盯著電視,手揮舞個不停憑空炒菜,又說:「你忘了上次師姑跟你說的,九月份是你的大凶月,給我好好待在家裡。」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