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小翔,我們來台北玩,每個人都帶大包小包,你怎麼只帶一個紅色腰包?不要跟我說你那是小叮噹的四次元口袋。」外號爆料神人的邱易明指著我的紅色腰包。

 

我聳了聳肩,無奈的說:「被我媽逼著帶的,聽說叫什麼『難避邪逢兇化吉保命平安小小紅包包』」。

 

「靠!驅什麼邪保什麼安啊!」邱易明笨蛋一樣的笑著。

 

「可別小看這個包包唷。」我像東森購物頻道的購物專家,從小紅包裡拿出一瓶裝著黑色液體的瓶子說:「這一瓶是小強的眼淚,只要塗在眼皮上,就可以看到鬼唷!來,你試看看。」

 

不顧別人用在看喜憨兒的表情盯著我,打開瓶子,從裡頭傳出一陣濃郁的臭味,那味道比腐敗的魚肉更加噁心,我沾了一點就要往邱易明的眼皮上塗去。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