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Instagram Follow on Instagram

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聽完了這群人的話,我只得到一個結論,跟他們討論不如在路上拉隻狗來討論。

日子就在我把日曆一天天撕掉下慢慢的過去了,不過時間並沒有沖淡我的疑惑,反而更增添了我對靚芸思念。

唉,到公司上班去被罵一罵,可能比較不會想那麼多吧。

「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X你X,我老公跟別的女人跑了!」

當客服人員不只要被當狗一樣罵,有時還得當心理輔導人員,但我永遠不知道她老公跟別的男人跑了,關我媽什麼事。

忍住心中的怒火,耐心的回答道:「對不起,這個問題我無法幫您解決,請打給張老師,或是如果您想自殺的話,也可以給生命線或消防隊,他們一定會盡快幫您處理,謝謝您的來電。」

給她良好的建議之後,就把電話給切了,又幫助了一隻迷途羔羊,心中無限快樂,準備迎接下一通罵人的電話。

「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你好,我想請問一個問題。」在這第一三十二通來電,終於沒有先遭到辱罵了,不過這個聲音怎麼好像聽過,而且很虛弱的樣子。

「有什麼問題請說。」

「我想請問為什麼我在遊戲裡的人物,走到一半就不見了。」真的好像聽過這個女聲!

「可以給我您的身份證字號作查詢嗎?」

「好,我的身份證字號是A2459541XX。」

把她的身份證字號輸入電腦後,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幾個字,【姓名:楚靚芸】。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後我有機會和她出去玩,到漁人碼頭看風景,到士林夜室看電影,到白沙灣吹海風,和她天南地北無所不談,這些美好的回憶都一直在我心中。」靚芸雖然低著頭,但我看到她眼中有透明的水珠滴到課本上。

「我想你對我的感覺應該也還不錯,原本可以一直維持友誼下去但我錯作錯了一件事,一件無法彌補的錯事,我不該喜歡你,更不該向你告白,我應該只是默默作我的好人,我千不該萬不該喜歡你,我想你已經不把我當朋友了吧,你也不可能喜歡上我,但我還是要跟你說一句,對不起我愛你,愛上了不愛我的你。」

「我再也不相信,告白的話至少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因為成不成功只在她喜不喜歡我,不是一百就是零,決對不是百分之五十。」

聽完我話後的靚芸,把東西收拾好後,就含著淚跑出教室,隨後我也跟了出去,但她已經不見了。

回到家中,郵信匣裡依舊收到靚芸的來信,但這次雖然是用她的信箱,寄信的人卻不是她。

 

焦麒天先生你好:

非常感謝你多日以來對我女朋友靚芸的照顧,你帶她出去玩,對她很好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如果沒有我,或許她會喜歡你吧。

但是我的存在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你喜歡他,但我更喜歡她,我可以給她你不能給的,我在社會上有身份有地位,有錢有勢,是你一個只能騎摩托車載女生出去玩的窮學生所不能比的。

總而言之,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靚芸了,你就當作沒這個人,沒發生過這些事,也不要來纏著她!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靚芸有一個叫曉妙的同學,好像還蠻喜歡妳的,妳可以試著和她交往看看。

不想再看到你的靚芸男朋友 上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給我一點時間準備,下禮拜六,下午三點,西門町誠品一零一見。」說完話後,她就下線了,連續幾天也沒出現。

終於到了期盼已久的禮拜六,一個豔陽高照,適合見網友的好天氣,我連問也沒問她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和褲子,因為我很肯定她就是靚芸。

穿著昨天新買的木野直仁上衣,站在誠品一零一的大門口,手上拿著之前跨年時,靚芸說她喜歡的向日葵,愉快的心情讓我輕聲唱起了周俊偉的你別傻了,一首有關西門町的歌。

「西門町女孩子走來走去,看的我眼珠子轉來轉去…………。」才唱到開頭我就停了下來,因為我看到一個熟悉的模樣。

那個熟悉的人不是靚芸,而是她的好朋友曉妙。

「怎麼那麼巧阿!」曉妙看到我後,先和我打了招乎,看來她已經不會被我嚇到了,可能是我最近有變帥吧。

「對阿,我在等網友!」

「我也是耶,我在等一個叫豪爽的人,是豪氣的豪,他是我在遊戲認識的。」

豪爽?怎麼跟我名字一樣,那麼有創意的名字竟然有人學我!遊戲的內的名字有沒有智慧財產權,我下次問問。

「呵,我也是,我在等一個叫如雲似夢的人。」

「疑,你該不會是玩仙堂傳說吧?」曉妙的這個回答讓我陷入沉思。

接著我用著難以置信的語氣說:「難道我們是在等對方!?」

「應該吧,原來你就豪爽,呵呵。」看著曉妙陽光般的笑容,我的心裡卻下起了豪雨。

「對了,補習時坐在你旁邊的靚芸有玩遊戲嗎?」

「沒有耶,她呆呆的不會玩!」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別緊張,我沒要跟你搶,我是要叫你快追她。」

「沒錯,我覺得你們蠻配的,而且那天還牽手。」玉婷也過來湊一嘴,還好沒被她看到我們擁抱。

「唉唷,人家條件那麼好,我那追的到,當朋友就好了。」

情聖聽到後大怒道:「最好是你只想跟她當朋友,我看是你不敢吧!像個男人一點!」

「就百分之五十的機會,失敗了大不了還能當朋友阿!」阿德也給我了一個過來人的鼓勵。

「好,謝謝大家,我會認真考慮的!」

回到家裡,倒在最近成為我思考專用的床上,開始細細的回想我和靚芸過往的種種,再想起跨年時她突來其來的擁抱,或許她也喜歡我也說不定,不管如何,我走到電腦桌前約她禮拜天出來玩,並且決定進行【打小強】也就是俗稱的告白。

就這樣,在一個晴朗的禮拜天,我騎車載著靚芸先到淡水老街吃個飯,再慢慢的騎車到白沙灣,一路上雖然有說但笑,但心裡卻非常緊張,泰山崩於前,不改其面我是作的很好,不過卻還是難掩心中的坎坷不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還是太低。

「你看,旁邊那對情侶好恩愛喔!」告白這種事是要先培養情緒的,先讓她看看別人恩愛的樣子。

「對阿,你羨慕他們喔?」

「我喔,是蠻羨慕的阿,呵呵。」

「你看,你上那對海歐好恩愛!」

「是阿,你連海歐也羨慕?」

「我喔,也是蠻羨慕的,呵呵。」不知道她會不會以為我發春了,不過看來氣氛培養是夠了。

望了望地上細細的白沙,又繼續說:「跟你認識那麼久了,都不知道你有沒有男朋友?」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見她身體微微一震,好像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似的。

這時的靚芸,只是回頭笑了笑,然後用驚訝的語氣問道:「是你,你怎麼也來網咖?什麼是如雲似夢?你又開始怪怪的囉。」

聽了她的話後,我哈哈大笑的回答道:「還跟我裝,如果你不是如雲似夢那你為什麼坐在這裡?」

「我家電腦壞掉了,但是明天要交報告,所以我才來阿,不然這裡那麼臭,我才不想來!」

只見她電腦遊戲的畫面還真的已經關掉了,又想起之前她在公車上有跟我說過她很笨,不會玩網路遊戲。

「那你真的不是?」

「對阿,根本聽不懂你在講什麼。」

靚芸在否認她是如雲似夢後又繼續道:「快要跨年了耶,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慶祝呢,每次出去都讓你請客不好意思,這次換我請你了!」

「好阿!好阿!」我開心的回答。

「好阿!好阿!你也一起來。」像鬼魅般的雲新,在我正開心靚芸主動約我時,突如其來的從我後面出現。

「好什麼好,沒你的份。」雖然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但這也是騙別人時的說法,根本不成立。

「你不是已經跟情聖約好說要大家一起跨年了?」

「有嗎!?」仔細想想好像是真的,跟靚芸一起跨年的計劃就這樣泡湯了。

「可是我剛剛已經答應她了,女士優先,我想她也不願意跟你們一起跨年吧。」

「原來你已經約好了阿,那沒關係,我跟你們一起去好了!反正你同學有一些我也認識。」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算了,隨便你!」

「你不是說要跟我講雙魚座的故事嗎?我好想聽喔!」是使出絕學扯開話題的時候了。

「好,但有點無聊喔。」

沒關係我不是真的要聽,我只是不想再被問尷尬的問題。

「不會,再無聊我也聽。」

「好吧,那我跟你講,維納斯你知道她是誰嗎?。」

「知道,你繼續講。」慢慢講我看我的電視。

「維納斯是掌管愛與美女神,她很漂亮,就像古代人講的沉魚落雁一樣。」 

「喔。」

「不過後來天帝宙斯覺得她太囂張了,所以把她嫁給火神黑法托斯,他很醜可能跟你一樣吧。

「喔。」

「後來因為火神工作太忙了,所以她不甘寂寞的愛上了戰神馬斯,而且生下了愛神邱比特。」

「喔。」我眼睛一直盯著電視,只有看到電腦畫面有她傳來的訊息時,才打一個【喔】作回應。

「後來有一天,牧神潘恩在吹尼羅河吹奏音樂時,把一隻可怕叫海怪泰風的大怪物給引了過來。」

「喔。」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開始了你還在看地上作什麼?」看著地上思考一直是我的習慣動作。

「我在想事情。」

「想什麼?」

「想你……………..

「愕,幹麻想我,無聊。」

「想你等一下會不會請我吃飯阿!」我又不經大腦的開了一個玩笑。

「我會讓你請我吃飯。」

影片這時也開始上演,我們的目光一起回到電影上。

這部電影是在講金凱瑞本來有一個交往二年的女朋友,後來他那個沒良心兼該死的女朋友,也就是減肥後的羅絲,跑去一家叫【忘情診所】的醫院把以前和金凱瑞的過去記憶全都刪掉,金凱瑞知道後為了報復所以也去【忘情診所】想把他和變瘦版羅絲的記憶都刪了,不過他在手術中突然後悔,所以上演了一場搶救回憶的戲碼。

「還蠻好笑的。」瞧了一眼散場的觀眾後,又低頭和靚芸說著。

「什麼好笑,是感人!」

「對,也蠻感人的。」

「是嗎?我看你好像覺得被騙,所以都沒有專心在看!」

「沒有這回事,我剛才眼睛從頭到尾到沒有離開過大螢幕!」我用正經的樣子回答靚芸。

其實我沒有很專心看沒錯,誰被騙了之後還會有心情欣賞電影的,就像拿喝湯的心情來喝可樂的話也會吃不下飯吧。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了約定的時間,靚芸這次又比上次更提早到達,可能是看我上次好像等很久,這次想比我快到吧。

「走吧!」我看到她漸漸走近便開口說道。

「你怎麼又比我早到!要去那呀?你在信中只有說要請客沒有說要去那裡。」

「不是挺多男生追你的嗎?他們都帶你去那?」其實我是想帶她到士林看電影,不過先問問其他男生都帶她去那裡,要是都去很高級的地方我可就顏面掃地了!

「是有男生追我,不過也沒有【很多】,而且他們約我出去印像中我好像沒有答應過。」靚芸微笑的說著,看起來不像是假話。

「是嗎?那為什麼我能有這個榮幸可以約妳出來二次呢?」說到這裡心裡不禁暗爽了起來。

「恩……。」

思考了一陣子後終於有了回應:「可能是你不像壞人吧!呵,不要問那麼多了,要去那裡快走吧!」

「好,好,好,我們去士林吃飯再看電影可以嗎?」

「好呀!我有好久沒去士林逛逛了。」

騎了二十分鐘左右的車就到了士林夜室的門口,不過又花了十幾分鐘找車位,這次有靚芸在場不能用雲新的卑鄙絕學【乾坤大移車】來得到位子,不然她看到可能會當場走人吧。

「你想先看電影還是先吃東西呢?」

「都可以阿!」靚芸只是不在意的的隨口一答。

「那先去看電影好了,看完後正好吃晚餐。」

「有熱狗耶,我要買一根來吃,你要嗎?」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見囉,再見囉,人都走了還再見,情意綿綿,看來情聖的位置該讓給你了!什麼時候交了那麼漂亮的女朋友。」說話的是贏了球後一臉興奮的阿德。

「不要在講一些有的沒的,快帶他到醫護室。」玉婷和松芬見到血流滿面的我,連忙催促大家把我送到治療的地方。

我望了望還跌坐在地上不相信會輸給我們的狗男,失魂落魄的樣子,心中終於有贏球的感覺,嘴裡不自覺的泛起一陣笑意。

一個禮拜後我眼睛的傷勢也差不多好了,和靚芸的通信還有如雲似夢的聊天也都沒有間斷,而受傷情況比較嚴重的雲新,傷勢並沒有想像中的慘烈,在躺了二個多禮拜後也出院了,又回到了早上上課,放學補習的規律生活。

「雲新,你那天打球躺在場上時講話還真感人,都快昏了還說我要贏,兄弟沒有白作,死到臨頭還想幫我贏!」想到那天的情況鼻子突然掠過一陣酸意。

「什麼我要贏?你腦子壞囉,我那天痛的要死,心裡氣的要命,我那時候是說【我作鬼也不會放過你!】不過也好,你聽錯了反而激起你的鬥志,算你膁到。」

雖然我知道雲新這樣講是不好意思,不過我也沒戳破他,籃球比賽的當天我確實是清楚的聽到【我想贏】三個字。

跟雲新聊著聊著來到了補習班,一進教室大門就看到一個肥大的身軀佔據了我的位子,而且還跟前面的靚芸聊的起勁,我走向前一看,原來是之前喝了雲新特調【天山紅茶】的陳孝賓。

「你那位阿!坐我位子幹麻?」這種人還是裝作不認識的好,免得被他當成同類人,不對,不是同類人是同類豬。

「是你阿!」

他看了靚芸一眼後眯著眼又繼續道:「原來你們是補習同學喔!我跟阿天很熟的!上次他籃球比賽我也有去,我加油加最大聲!」這個我有注意到,不過他是幫狗男隊加油加的很大聲!

「真的呀!好巧喔,我那天也有去。」竟然利用我來攀交情,你好樣的,看到美女就貼上來,無恥!

「誰跟你熟阿?看到你的臉就不爽。」按奈不住的雲新幫我回了話。

這時我笑了笑點點頭後說:「對阿,我們是很熟沒錯,我昨天還夢到他!」

「什麼?你夢到我,你暗戀我喔?我可不是同性戀。」說話當中還不時用眼角偷瞄靚芸。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對著他倒下的身影伸出大拇指,告訴他:「我會替你辦到的,【我、會、贏】。」

之後效率高地嚇人的救護車就把暈倒的他給接走了。

這時場下傳來裁判用擴音器發出的聲音:「陳興欲同學,由於在場上行為嚴重違反了運動家精神,判出場處份!」

聽到廣播後的場上同學全都抱以熱烈的掌聲回應裁判的這項決定,不過只有我卻怒氣沖沖的跑到裁判面前大聲說道:「讓他上場!我一定要親手贏他!」

聽到我話後的觀眾們一愣後,也一起大吼:「讓他上場!讓他上場!」

裁判在眼見眾怒難犯下又再次發聲道:「在對方球員的同意下,陳興欲同學可以繼續上場比賽,不過再有任何越矩的行為,就會立刻受到判決出場的處份!」

「你再犯規試試看!」「再犯給你好看!」「沒品的,你打球還打人!」在一片怒罵聲中,比賽又再度開始!

球這時由裁判的手中交到我手上,拿到球後傳給了目前體力最佳的情聖,他一拿到球立刻運往禁區,似乎是想用他身高和體重的優勢,不過他卻忘了一點,對方每個人也都是人高馬大,一昧向前擠是沒有用的,正當我想叫他傳回給阿德時,球已經投出!

【磅】球只是打到籃板連籃框都沒碰到就彈了回來,搶到籃板的是喬揚,一個背後傳球把球交到狗男手上,我回身後一個遂步來到了狗男面前,誓死守住這一球,場下觀眾各個屏息以待,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深怕漏看了精采鏡頭。

狗男這時看穿我因受傷而看不清楚的左眼,一個虛晃右邊後馬上把肩膀向左,大剌剌的往左邊衝去,的確他就像消失在我眼前一樣,我把頭轉向左方,眼見狗男縱身一躍,球就要出手。

看到大勢似乎已去的我低身衝刺到他面前,用盡剩餘力氣向上跳起,對上他眼睛的同時,把手由後往前用力一揮【趴!】給狗男一個大火鍋,阿德一個箭步搶先拿到被地彈起的球。

場邊響起了震天的掌聲,不過在場上緊張的情緒讓我一點也聽不到。

「球傳給我!你沒力了,阿天又受傷。」說話的是情聖,他說的沒錯,我和阿德都已達到了極限。

「不行,贏要贏在阿天手上,就算輸也要輸在阿天手上,不然他一輩子抬不起頭。」

阿德的話一說完,球就交到了我手中,他說的沒有錯,這是我的比賽,可是現在的我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真後悔平常不鍛鍊體力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隊不簡單喔!是場硬仗。」雲新說的沒錯,這場我們打到十八比十六才取得勝利,而且也把阿德的體力消耗到快完了,光是他一個人就包辦了十七分,看來他是真的想為我和雲新保留體力。

「等一下…....靠你們了….。」聽他說話的聲音,似乎是真的快沒力氣了。

【體育組報告!休息十分鐘後進行籃球冠亞軍決賽!請校內同學能踴躍到場幫比賽同學加油。】

「好好打阿,不要讓我們班丟臉了!」

原來班花玉婷跟她的好姊妹松芬也到場幫我們加油打氣,玉婷雖然不太參與學校的活動,但在這關鍵的時刻還是適時地出現!而她的姊妹松芬平常更是不見人影,對她的印像只有超乎常人的怕冷,連現在三十幾度的大熱天還是要穿個外套,實在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松小姐你不熱嗎?」看著她的外套,我剛去沖水洗掉的汗又全都冒了出來!

「不會阿!今天溫度剛剛好耶。」

接著她又說:「剛才好像有個蠻漂亮的女生在找你耶,想不到你也會有球迷,哈!」

豪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